欢迎访问大庆市第四医院!
咨询电话
  体检咨询:6348322
  医疗咨询:5592350(日间)
           5595451(夜间)
  急救热线:5595479
您当前的位置是:网站首页 > 新闻中心 > 媒体掠影

大庆市第四医院神经内二科副主任吴波的工作日记

收下的红包

为了让患者安心治疗,把塞到手里的钱交到住院押金里,出院时再告之。

 

 

吴波,44岁,第四医院神经内二科主任医师、副主任,2001至2004年完成在华西医大3年的研究生学习,毕业后完成两次科研,分别获省科技进步三等及市科技进步二等奖。

2016年2月1日,“今天你不是夜班吗?用去这么早吗?”早上出门老公对我说。我知道他有情绪,说好要一起过小年。这两天感冒了,我也不想去,可科里患者多忙不过来,我只能戴着口罩出门诊。

一上午接了30多名患者,没有时间喝水,嗓子疼哑有点严重,做为医生一直嘱咐患者多喝水,却连自己都做不到。临下班时,一名患者家属进来就要开药。咨询病情后知道,其父亲正在静点,不需再服同类的药。和他解释,他情绪急躁听不进去,愤愤离去。

有时,出于病情给患者开药,患者不满意。出于病情考虑,不给开药,患者也不满意。很多时候,医患间有太多误解。

几天前,我收治一名80多岁脑梗死患者,家属塞给我1000元钱,我没要,他就又塞到办公室门里。这些年,一些思维定式已经形成。很多人都认为,不给红包医生就不会用心看病。这次我收下了,我把钱交到患者住院押金里,押金票在出院时再给他们吧。这样全家人会认为我收下了红包,心里也才能踏实些吧。

其实,没有哪个医生会不对自己的患者负责任,这是基本的职业操守,在治病救人面前,能做的医生都会去做。

短暂性脑缺血发作是神经科急症,5年前尚没有好的治疗办法。我们采用双抗治疗法提高了好转率及治愈率,将很多患者从脑梗死的不良预后中挽救了出来。目前,双抗治疗短暂性脑缺血发作已被医学界广泛认可,并写入指南。

两年前,一名急诊患者做心电时突发意识不清,室颤,我进行6次心脏除颤,持续做心脏按压,到最后患者心跳恢复,清醒了过来,自己的手臂因为长时间按压红肿疼痛。

半个月前,一名大面积脑梗死患者住院期间病情突变,出现消化道出血症状,我组织抢救到凌晨3点多。下夜班时累得不想多走一步路,倒在宿舍床上睡两三个小时才能开车回家。

一周前,下午4点半刚接夜班就来了一名急诊患者处于昏迷状态,一直抢救到晚上10点多生命体征才平稳。科里所有的人没能吃上晚饭,也没人想起来没有吃过晚饭。

7年前,急诊科送来一名突发脑梗死患者,他是从齐齐哈尔来大庆打工的,亲属不在身边,工友把他送到医院。送来时正好在溶栓时间内,我赶紧准备尿激酶溶栓,可是取药时才发现患者只交了200元住院押金,如果等钱送来再溶栓很可能失去最佳抢救机会,我掏遍全兜替他交了住院押金,取出了药及时为他进行了处置。因为治疗及时,患者右侧肢体无力症状逐渐好转,出院时已完全恢复正常。自那次后,他经常回来看我。后来他回了老家,有一次还特意从齐齐哈尔赶来看我,每年春节也都会打来电话问候。

一个电话总以让医生感动,医生需要这种感动,更需要患者的信任。